<var id="pfvn9"><strike id="pfvn9"><listing id="pfvn9"></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fvn9"></cite>
<var id="pfvn9"></var>
<var id="pfvn9"><strike id="pfvn9"><listing id="pfvn9"></listing></strike></var>
<var id="pfvn9"><strike id="pfvn9"></strike></var><var id="pfvn9"><strike id="pfvn9"><listing id="pfvn9"></listing></strike></var><var id="pfvn9"></var><var id="pfvn9"><strike id="pfvn9"></strike></var>
<var id="pfvn9"><video id="pfvn9"></video></var>
<menuitem id="pfvn9"></menuitem>
<var id="pfvn9"></var><cite id="pfvn9"><strike id="pfvn9"><menuitem id="pfvn9"></menuitem></strike></cite><cite id="pfvn9"><video id="pfvn9"><thead id="pfvn9"></thead></video></cite>
<cite id="pfvn9"><video id="pfvn9"><thead id="pfvn9"></thead></video></cite>
<cite id="pfvn9"><video id="pfvn9"><menuitem id="pfvn9"></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fvn9"><video id="pfvn9"></video></cite>
<var id="pfvn9"></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

和遠氣體“旁氏”資本迷局之三:涉嫌虛假訴訟 信披或重大違規

2019-12-11| 發布者: 微山信息港| 查看: 144| 評論: 3|來源:互聯網

摘要: (原標題:和遠氣體“旁氏”資本迷局之三:涉嫌虛假訴訟信披或重大違規)《金證研》滬深資本組辟芷杜鋒/研......
國外適合旅游的地方 http://www.syyicao.cn/

(原標題:和遠氣體“旁氏”資本迷局之三:涉嫌虛假訴訟信披或重大違規)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辟芷杜鋒/研究員映蔚蘇果洪力/編審

本文系《金證研》滬深資本組的年度研究,鑒于涉及面之龐雜程度,特將此分為上、中、下三個篇章,本文為下篇。

2014年重陽節前夕,作為宜昌市得心實用氣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得心氣體”)的控股股東,吳德欣攜公司為福利院奉獻愛心,向宜昌市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累計繳納30余萬元。

而揭開慈善的“外衣”,卻是一個欠錢不還的“老賴”,吳德欣不僅聯合賀國慶“空手套白狼”,將潛江龍佑“占為己有”,而且涉嫌逃避債務、轉移資產,還和湖北和遠氣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遠氣體”)實控人楊氏兩兄弟大玩“障眼法”,涉嫌虛假訴訟。

一、大玩“障眼法”,涉嫌虛假訴訟

11月19日,《金證研》滬深資本組在《和遠氣體“旁氏”資本迷局之二:造假也能上市?》系列二中,揭露了和遠氣體的三大“問題”:一是在這場“掠奪式”資本運作背后,國資或成了“唐僧肉”;二是鳩占鵲巢,在建工程借別人的“殼”,當作自己的成果,涉嫌違規、造假;三是募投項目“暗渡陳倉”,涉嫌虛假陳述和“圈錢”。

但和遠氣體的問題,遠不止于此。

這次的故事,要從吳德欣和賀國慶是如何“空手套白狼”,成功“獲取”潛江龍佑股權說起。

而這一切,也與和遠氣體楊氏兩兄弟的“貢獻”,密不可分。

2012年6月20日,賀國慶、吳德欣與潛江龍佑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協議約定,賀國慶、吳德欣以6,500萬元的價格收購潛江龍佑,并在10個工作日內支付3,000萬元,余款3,500萬元則在2013年8月底前支付到潛江龍佑指定賬戶。

另外,協議中表明,潛江龍佑保證賀國慶、吳德欣推薦2人擔任潛江金華潤董事,并保證賀國慶、吳德欣推薦的人選出任潛江金華潤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而賀國慶、吳德欣保證按照約定支付全部轉讓款項。

而潛江龍佑先后推薦的董事,便包括楊濤和楊勇發,而楊濤后來甚至公開以潛江金華潤股東的名義出席會議。

但余款3,500萬元直到現在也尚未支付,吳德欣、賀國慶也因此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并于2019年10月31日被宜昌中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

而吳德欣、賀國慶已經支付的3,000萬元,也并非自己“所有”。

據和遠氣體招股書,楊勇發向吳德欣、賀國慶出借款3,000萬元用以收購潛江龍佑股權,進而通過潛江龍佑間接持有潛江金華潤34%的股權。

據(2017)鄂05民初6號文件,2012年6月20日,吳德欣、賀國慶與楊勇發簽訂《借款合同》,楊勇發作為出借人,借款給吳德欣、賀國慶,借款金額3,000萬元,用于收購潛江龍佑的股權,借款期限從2012年6月30日至2017年6月20日。

而楊勇發向法院提供的借款合同和借據,證明2012年6月20日,吳德欣、賀國慶向楊勇發借款用于收購潛江龍佑的股權。同日,楊勇發向吳德欣、賀國慶交付了銀行承兌匯票共計243張,共計3,000萬元。

根據宜檢民(行)監[2017]42050000101號文件,據2012年6月26日的工商登記資料,楊勇發持有和遠氣體7.739%的股份;據2012年7月12日的工商登記資料,楊勇發持有和遠氣體7.74%的股份;當時的楊勇發,可能不具備出借3,000萬元的能力。

而根據楊勇發與和遠氣體簽訂的勞動合同,楊勇發彼時為和遠氣體的職工,薪酬為基本工資1,351元+績效工資+福利。

又是什么樣的關系讓楊勇發當時在無擔保、無質押的情況下,就借給他人一筆“巨款”?

這種關系,顯然并不簡單。

就在借款后的一個月內,和遠氣體就與賀國慶開始了收購行為。

2012年7月17日,和遠氣體與潛江市江漢氣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漢氣體”)就武漢市天賜氣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天賜”)股權轉讓事宜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由和遠氣體以406.18萬元的價格,收購武漢天賜100%的股權。

而江漢氣體恰好就是賀國慶控股的公司,和遠氣體從2010年就開始與江漢氣體合作,同年也與吳德欣控股的得心氣體開始合作。

另一方面,已經將潛江龍佑“占為己有”的吳德欣、賀國慶,卻遲遲不肯支付股權轉讓的余款。

據(2014)鄂漢江中民二初字第02014號文件,2015年2月12日,湖北漢江中院判決,吳德欣、賀國慶向李遠銀等十人(潛江龍佑原股東)支付股權轉讓款3,500萬元。

吳德欣、賀國慶因不滿判決而堅持上訴,此舉或為爭取時間。

2016年10月8日,對李遠銀等十人訴賀國慶、吳德欣股權轉讓案的終審判決“出爐”,湖北高院維持原判,吳德欣、賀國慶向李遠銀等十人支付股權轉讓款3,500萬元。

2016年12月12日,賀國慶、吳德欣因未履行義務,而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2019年10月31日,賀國慶、吳德欣被宜昌中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吳德欣、賀國慶與李遠銀等十人的終審出來后,楊勇發與吳德欣、賀國慶也開始“對簿公堂”。

為何楊勇發突然和吳德欣、賀國慶“反目成仇”,令人不解。

2016年12月21日,楊勇發以賀國慶、吳德欣因未如期償還借款,而提起訴訟。

但據借款合同,還款截止期限是2017年6月20日,在還款日期還未到,就將借款人告上法庭,這場訴訟實則“名不正,言不順”。

更令人費解的是,吳德欣、賀國慶卻并未在抗辯理由中提出來。

而為了這場訴訟,楊勇發和吳德欣、賀國慶更是大玩“障眼法”,在借款四年后補簽了保證合同和質押合同。

2016年6月,楊勇發與吳德欣、賀國慶、潛江龍佑簽訂《保證合同》,潛江龍佑作為保證人,擔保這3,000萬元的債務。

2016年7月5日,楊勇發與賀國慶簽訂了《股權質押合同》,約定賀國慶將自己合法擁有的江漢氣體57%的股權,用來擔保3,000萬元的債務。

同日,楊勇發與吳德欣簽訂了《股權質押合同》,吳德欣合法擁有的得心氣體54.26%的股權用來擔保3,000萬元的債務。

借款時沒有無擔保、無質押,而在四年后,在提起訴訟前才想起簽擔保和質押合同,未免太過“臨時抱佛腳”了。

在訴訟請求中,楊勇發請求其對吳德欣、賀國慶提供質押擔保的得心氣體、江漢氣體的股權享有優先受償權。

據(2017)鄂05民初6號文件,2017年4月18日,吳德欣、賀國慶因欠原告楊勇發3,000萬元未償還,而被湖北宜昌中院判令償還楊勇發本金、利息、逾期利息,楊勇發對吳德欣、賀國慶提供質押擔保的得心氣體、江漢氣體享有優先受償權,潛江龍佑承擔連帶擔保責任。

也就是說,得心氣體、江漢氣體,成了楊勇發的“囊中物”。

這也使得,李遠銀等十人收回吳、賀兩人拖欠的3,500萬元,遙遙無期。

更荒謬的是,在判決過后,一切又“恢復原貌”了。

據(2017)鄂05執148號文件之三、(2017)鄂05執195號文件之一,2018年6月5日,因楊勇發向湖北宜昌中院提出《解除凍結申請書》,故按楊勇發請求裁定,解除對被執行人賀國慶持有的江漢氣體57%的股權的凍結,解除對及被執行人吳德欣持有的得心氣體54.26%股權的凍結。

2018年6月7日,楊勇發和賀國慶簽訂了《解除股權質押協議》,楊勇發免除賀國慶2012年6月20日簽訂的借款合同中的相關債務,并解除股權質押。同日,賀國慶轉手又將江漢氣體57%股權質押給朱延忠,而朱延忠又系吳德欣控股的得心氣體的董事長、總經理、法定代表人。

這無疑是宣示,楊勇發甘當“冤大頭”。

楊勇發為何要如此“慷慨”?既然放棄債務,那楊勇發先前又為何大費周章地簽訂質押股權合同,并要求享有優先受償權?

或者說這筆債務本來就是一場“預設的局”,是否是為了幫助吳德欣、賀國慶逃避對李遠銀等十人的債務和轉移資產的“障眼法”。

為了“粉飾太平”,招股書還表明楊勇發訴被告吳德欣、賀國慶等民間借貸糾紛案不會對和遠氣體本次發行上市構成不利影響。

而據宜檢民(行)監[2017]42050000101號文件,2018年10月22日,湖北宜昌檢察院在審理原告楊勇發訴吳德欣、賀國慶、潛江龍佑等民間借貸糾紛案中,認為楊勇發與吳德欣、賀國慶有惡意串通、虛構巨額借款,以捏造的事實向法院提前民事訴訟的嫌疑,而移交湖北宜昌公安局。

也就是說,這筆3,000萬元借款,系楊勇發出借給吳德欣、賀國慶,用于收購潛江龍佑,進而通過潛江龍佑“間接”持有潛江金華潤34%的股權。而賀國慶、吳德欣收購潛江龍佑后,推薦楊氏兩兄弟先后擔任潛江金華潤董事,一步步“幫助”楊氏兩兄弟,特別是楊濤,擠進了潛江金華潤的核心層,如同“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但這個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甜頭”一早就被“明碼標價”,這3,000萬元借款,或許只是“借口”罷了。

二、涉嫌利益輸送,信息披露或重大違規

深諳資本運作之道的楊濤,在獲得對潛江金華潤的“話語權”后,更是“停不下來”。

2012-2016年,通過賀國慶、吳德欣對潛江金華潤34%的控制權,楊濤成功進入了潛江金華潤的董事會。辭去潛江金華潤董事后,楊濤甚至在公開場合聲稱其為潛江金華潤的股東,無異于“鉗制”著潛江金華潤。

而楊濤“擠進”潛江金華潤核心層,似乎是事先布好的“棋局”。

但潛江金華潤背后的國資背景也不容小覷,晉煤集團通過晉煤金石間接持有潛江金華潤35%的股權。在潛江龍佑被賀國慶、吳德欣收購后,晉煤金石持有潛江金華潤51%的表決權。

晉煤金石無疑成了楊濤在潛江金華潤“只手遮天”的“攔路虎”。

為了如其所愿,楊濤“聯手”潛江金華潤原董事長李杰,“策劃”了一出“烏龍”臨時股東會,并未實際召開,而是通過“上門游說”簽字來完成這次股東會的決議。

但這并不是一次普通的臨時股東會議,或是改變潛江金華潤“命運”的一次決議,這便是于2016年7月15日召開的潛江金華潤2016年第三次臨時股東會議,通過了《對老廠實施全面改造,引資建設合成氨改產氫氣循環化項目》的議案。

同年8月25日,潛江金華潤就此議案,和剛剛成立兩天的湖北碧弘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碧弘盛”)簽訂了《關于合作建設合成氨改產氫氣循環化改造項目》的合同。

而碧弘盛又是什么來頭呢?其第二大股東張圣平是賀國慶控股的江漢氣體的股東,據了解或是賀國慶的“代理人”,而雷新壽為潛江金華潤高管周家國的妻妹。

與楊濤、楊勇發同為“一條繩上螞蚱”的賀國慶,是楊氏兩兄弟的利益關聯方,楊濤或將從中分一杯“羹”。

而潛江金華潤和碧弘盛合作的開始,也是潛江金華潤巨額國資流失的開始。

根據潛江金華潤與碧弘盛簽訂合作建設氨改氫項目的文件,碧弘盛負責拆除潛江金華潤原有廠房、設備及設施,費用由碧弘盛承擔。

但潛江金華潤的老廠在2016年被拆除之前,仍處于運行狀態,雖然后來被環保局責令整改,但并沒有達到要拆除的“地步”。而根據潛江金華潤與碧弘盛簽訂的土地租賃協議中,潛江金華潤更是“倒貼錢”將國有土地出租給碧弘盛。這或是對國有資產的“掠奪”。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國有資產法》第二十六條,國家出資企業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企業章程,對企業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取得其他非法收入和不當利益,不得侵占、挪用企業資產,不得超越職權或者違反程序決定企業重大事項,不得有其他侵害國有資產出資人權益的行為。

而潛江金華潤國有資產的流失情況,尚無法估量。

2016年9月13日,碧弘盛與巴東量輝房屋拆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巴東量輝”)簽訂了房屋拆遷協議,協議確定“工料兩清”,并將老廠的建筑廢料、廢設備、廢鐵由巴東量輝自作處置。

但在2016年7月15日的潛江金華潤股東會決議中,一致同意,老廠拆除后的設備暫不處置,實行封存管理,待報晉煤集團批準后再作處置。

損失的是國有資產,涉嫌利益輸送,受益者指向誰?顯而易見。

在氨改氫項目合同簽訂后,楊濤在潛江金華潤的土地上成立了潛江和遠。

而和遠潛江的三個在建項目15000空分項目、10000方高純氫提純項目、化工尾氣甲烷回收項目,更是借了別人的“殼”,當做自己的成果,涉嫌違規、造假。而募投項目“潛江年產7萬噸食品液氮項目”,甚至“暗渡陳倉”,涉嫌虛假陳述和“圈錢”。

在這場“利益角逐”中,問題均指向楊氏兩兄弟、賀國慶、吳德欣等人。

而作為和遠氣體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的楊濤,其兄弟楊勇發也是和遠氣體的股東和原董事,楊氏兩兄弟與賀國慶、吳德欣的關系,也影響著和遠氣體未來的“走向”。

對于上述往事,楊氏兩兄弟諱莫如深,在招股書中對此避而不談。而湖北宜昌檢察院既已介入,那么和遠氣體所述的“該案不會對本次發行上市構成不利影響”,是否過于“自信”?

除此之外,和遠氣體還涉嫌隱瞞關聯交易。

2012年10月—2016年8月,楊濤擔任潛江金華潤的董事,2016年8月-2017年10月,楊勇發接任楊濤,擔任潛江金華潤的董事。

據招股書,潛江金華潤將土地租賃給和遠氣體子公司——潛江和遠,租賃期限自2016年9月1日到2036年8月31日。

也就是說,在潛江金華潤將土地租給潛江和遠時,潛江金華潤與和遠氣體存在關聯關系,并進行了關聯交易,但招股書并未將其列為關聯交易。

這不由得令招股書信息披露的質量,打上問號。

而作為和遠氣體的保薦機構,西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部證券”)對企業的上市以及上市后,負有持續督導其履行規范運作、信守承諾、信息披露等義務,但西部證券卻對和遠氣體的這些問題卻“視而不見”。

回溯歷史,西部證券曾屢次“失職”,“黑歷史”不斷,還曾為虛假記載的年報出具過年度持續督導跟蹤報告。

據證監會湖南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年2號文件,2018年6月11日,湖南爾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爾康制藥”)因2015-2016年的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湖南證監局決定,對爾康制藥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

而西部證券恰好就是爾康制藥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以及非公開發行股票的保薦機構,并出具了2015-2016年關于爾康制藥年度持續督導跟蹤報告。

而因2015-2016年的年報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處罰的爾康制藥,無疑是對西部證券的“打臉”。

雪上加霜的是,西部證券還曾經被證監會陜西監管局決定暫停部分業務。

據陜證監措施字[2018]8號文件,2018年6月15日,西部證券因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部分存在風控指標設置不審慎等問題;固定收益部存在未嚴格執行隔離墻制度等問題;自營業務較存在長時間內未能實現集中統一管理等問題;作為多只公司債券的承銷商、受托管理人,存在盡職調查不充分等問題;多筆大額自有資金的用途和審批程序不符合財務管理制度規定;首席風險官擔任與職責相沖突的其他職務,風險管理信息技術系統未完全覆蓋各類業務;而被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陜西監管局決定,在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12月25日期間,暫停西部證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并責令改正,處分有關責任人員。

作為和遠氣體的保薦機構,西部證券已“自顧不暇”,又何談勤勉盡責。

而深陷“旁氏”資本迷局的和遠氣體,如今直面市場的檢驗,又如何能站穩腳跟?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評論(3)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微山信息港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微山信息港 X3.2

© 2015-2020 微山信息港 版權所有

微信掃一掃

推饼子必胜技巧